别府冬之

仅仅是注视着心爱之物。

【柚香光×明日海】宫古岛昼(短篇联动完结)

初读就彻底击中了我……看后几天念想又实在强烈,觉得还是要屯粮私藏qwq看了一遍又一遍,太喜欢了!这就是我理想中海和夜晚啊。而对咖喱海而言,明明是感情是内敛的却又呼之欲出的坦率。明明具有不同于少年时代的那份成熟,但能想象出年轻而天真无邪的眼眸。在潮湿的夜风中并肩,身处心意相通,隐秘的二人世界。太好了。尽管入坑不久,与这样的两人相遇真是太好了。期待太太日后的产粮!

岁隐千重:

宫古岛昼

和水野shiomi的联动短篇,脑洞来源于古拉夫内页流出的宫古岛之行照片,我负责昼的部分,吃东西玩水看星星的旅游记录(?)没有去过宫古岛,一切描述来源百科和脑补hhh。

///

是珊瑚礁开始逐渐潮湿的七月。

梅田预演刚刚结束,短暂的休息日过后,就要迎来新生花组的第一次海外公演。预演结束后的几次稽古,大家都有些疲累,天气又很闷热。干脆就这么放假吧,柚香光这么想着,迎来了假期。
夏日的暑热里,忙里偷闲的旅行,宫古岛和大海,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拟定了行程。

从飞机上可以看到白色的积乱云。
透过窗玻璃看到的冲绳海,是渺小清爽的灰蓝色。
飞机直升而上,一路平稳,没有气流干扰的宁静里,整个机厢犹如玻璃器皿,一方局促的透明盒子,将时间凝固保存。
明日海坐在靠近窗户的位置上,闭着眼睛,好像已经陷入温和的睡眠。她的眼睫垂下,在眼窝处扫出一块淡淡的阴影,柚香光偏过头望着她眼睑部分,气窗外金色的夕阳投射进来,在明日海的眼睛四周盛满了。
明日海安静的侧脸,睫毛上黄金流溢的模样,竟让柚香光看的痴了。


她抬起手,不由自主地伸出了手指,触碰了明日海安宁而纤长的眼睫。
接触的一刹那,柚香光浑身颤抖。

“嗯……?”
明日海皱了皱眉,睫毛微微颤动。
黄金般庄重的秘密被打破了,那一汪夕阳在明日海眼睛四周晕开,她睁眼的同时,正好和柚香光对视。

“さゆみさん!”柚香光向旁边倾斜的身体紧绷着,一时间居然忘记收回来。“太,太阳……!”
她在说什么呀。
想解释自己不是故意的作为,但是除了叫出她的名字之外,柚香光脑海中闪电般划过的词语就是『太阳』,流光溢彩的在明日海眼睫上流溢的太阳,刺目的颜色,让柚香光轻易地沦陷。

“确实有点刺眼啊……”明日海用手掌挡住了脸孔,“抱歉我睡着了忘记拉上它……抱歉啊,rei酱。”明日海带着歉意的笑容,轻轻地拉上了气窗的遮光板。


狭小的空间里,陷入了暧昧的昏暗。
柚香光用余光注视着着明日海的脸孔,她白皙的侧颜,悬直的鼻梁上架着的黑框眼镜,仿佛是一个优雅温柔的青年。
和初见时候那个幼弱惶然的少年般的明日海りお相比,如今的她变得沉稳庄重了不少,她身上那种明白透彻的气息褪去,开始侵染神秘的肃穆。她不开口的时候,柚香光一时竟猜不透她在想些什么,这种改变让她觉得失落。

但是想要去照顾她的心情,一直没有改变。
在这种注视之下,明日海也无法重新回到冷静疏远的睡眠,她托着腮,侧向窗户的那一侧,然而那里是灰色的幽暗的空白。但是在如此暧昧的幽闭中,她竟然能够感受到来自座位右边的,柚香光热烈的温度,这种互不挑破的氛围,渐渐蚕食着她的矜持。

她局促不安的抓住了自己的手腕,那里有自己一直带着的红褐色的蜜蜡手串。手串坚硬的圆滑在掌心里戳起角度。看到她在望着手串,柚香光也傻呵呵的笑着,用自己的手串碰了碰明日海的手腕。
“我带着呢!さゆみさん!”她开心的语气震得胸口隆隆,声音太大了,附近座位的乘客很生气的朝这里看过来。

“嘘……”前方座位的Akira的脸孔从椅子之间的空隙里露了出来,她微微的笑着,笑容里有几分慈爱。“光君声音太大了,虽然我们是去旅游,但是也不至于这么激动吧?”
Akira如父亲般幽默的言语,让柚香光很不好意思。

“mirio,我们家光君太吵了,你嫌烦的话尽管揍她~”Akira笑道,“这孩子很喜欢你的,经常把你挂嘴边呢。”这位花组的男朋友用监护人的口吻,把手足无措的柚香光推销给了微笑着望着她们的明日海。
“好的。”明日海保持着礼貌的毫不知情的笑容,冲Akira点了点头。

Akira转过去以后,坐在位子上的两个人在奇妙的默契里对视了一眼。“嘿嘿~”柚香光轻轻地摇晃着脑袋,她染成金黄的头发肆意地蓬松着,她活泼无拘束的模样如同一个真正的少年。
“这个,”她望着明日海的手串咧着无声的笑起来。
“是秘密……我们两个人的!”
然后她把手指放在唇边嘘了一声,好像很快乐的样子。

前方的两位同行的伙伴,没有再转过头。峰果靠着Akira的肩膀睡成一团,整个机厢恢复狭小安宁的氛围,这种氛围孕育出一种隐蔽的,没有被戳破的,背德关系。
尽管谁也没有说破,但是心知肚明,两个温热的身体里同样剧烈跳动的心脏,骨骼都透明感,可以透过皮肤看到因为情绪起伏而汹涌流动的血液;或者干脆无色,周身纯白,没有轮廓,唯独手腕的珠串,带着它们出生的神社的熏香,朱红的颜色,让无色的身子沾染了,两具身体开始交融,最后谁也离不开谁。

气流开始震荡。
飞机有一刹那的失重感。

明日海“啊”了一声,柚香光的手立刻伸过来,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指。


“飞机要降落了,”这个黄金发色的少年轻声道,侧脸的线条分明,鼻梁高挺,俨然是一个美人的模样。 “别怕。”她这么笃定地安慰着,好像不是一个比明日海小太多的孩子,她一瞬间的成熟温柔和她一贯孩子气的样子判若两人。

明日海突然觉得自己也没有真正意义上,了解过她。
尽管她总是喋喋不休地说着她自己的事情,她爱捣乱但却很善良的兄弟们,她的宠物狗ビビ酱,她小时候练习很多次的芭蕾,稽古时遇到的小插曲……她好像是原原本本地给明日海袒露了她人生里的全部内容,但是好像又没有。

偶尔明日海就会有这种困惑,就好像一年前她被困在熄了灯的花组单独稽古室里的时候,破门而入的柚香光,肩膀上蒸腾着汗水,目光灼热真挚。
她说あすみさん,别怕。
那时候她也在安慰自己别怕,以一个平等的,更为强悍的姿态,并不是下级生对于上级生的搭救,她的语气和眼神,都是和平日见过的那些下级生们不同的。


气流真颤的时间持续了半分种。
半分种的时间里,柚香光紧紧地握着明日海的手。
她掌心滚烫的温度,将明日海的手背温暖了。



宫古岛,到达。
七月,梅雨季刚过去,岛屿逐渐升温,一片蒸的干爽的白砂,装点出珊瑚岛礁特有的梦幻色彩,让人眼前一亮。
在机场前面的装饰这当地特有的狮子雕塑的大厅里,四个人拍摄了纪念写真。
在沙砾和狮子塑像前,四个人约好做出了模仿狮子的手势。
热腾腾的海风里,柚香光手舞足蹈,像个高中男生似的做着鬼脸,最后定格的时候,她咧着嘴笑的傻乎乎的,身子倾斜向明日海的身边。


Akira带着峰果去旅馆放行李,明日海用手遮着阳光,懒洋洋地站在沙滩树不算荫蔽的叶片下,打算等着人员到齐一起去晚饭。柚香光绕着机场跑了一圈,对任何事物都大惊小怪地给明日海描述一遍,最后,她站在了电动车租用的棚前,不肯离开了。
“我想骑骑看!”高大的少年指着其中一辆银灰色的YAMAHA电动车,大声地宣告,“さゆみさん!我们一起骑到来间大桥好不好!!”
她笑容灿烂,脸上的期待让明日海不忍拒绝。

“可是rei酱,万一Akira她们回来找不到我们了怎么办……?”望着电动车,被落阳烤的闷热的明日海试着让面前这位雀跃的少年变得冷静。“马上就要吃晚饭了,还是不要跑太远?”
柚香光明朗的表情逐渐垮下来,但是听到晚饭这两个字之后,她不情愿地放下了车把,“好吧……正好有点饿了,”她恋恋不舍地望着电动车,“晚饭后骑到沙滩,可以吗~”
她像个大孩子。
明日海冲这个大孩子点了点头,笑道:“可以,但是你要先吃饭。”


简单的晚饭之后,柚香光如愿以偿地骑上了电动车。
目的地是前滨海滩。
柚香光奋力骑车,好像要一次性玩个痛快,三十分钟的路程,到达的时候天色将黑。
大海深沉迷人的低吼,把蓝玻璃似的浪花拍上沙滩;四个人站在白砂之上,脚下沙砾浮动,伴随一波一波海潮,感觉人在不自觉的随着沙流退后。

来自宫古海域的,遥远的潮骚。
海风的腥甜气,海藻的湿气,明日海身上优雅的香气,全都混进柚香光的头脑里,她觉得她仿佛要被大海吞噬,身子被拉长,头颅沉重好像装了很多的东西。
是秘密吗?是爱吗?
自欺欺人般保存在柚香光胸腔里的,闪烁发光的玻璃片,每一片都映出明日海淡漠精致的脸孔的一部分,这是一个美丽的秘密。


潮骚声里,柚香光躺下来。
天已经完全黑了。
傍晚汹涌狂躁的海洋,在浓重的夜色里,温柔融化成了一汪平静的气泡。海鸟的声音传来,还伴随着汽船的鸣笛,感觉离沙滩很遥远。
明日海也躺了下来,安静地,就在柚香光身边的地方,抬起线条优美的下颌,仰望着璀璨的银河。

海潮的声音,风的声音里,四个人各怀心事地躺在沙上,望着天空。
遥远的宇宙的闪光,透过银河,投映在每个人的脸上,面对这种自然的力量造就的如此温柔的海洋和天空,没有人说话。
不一会儿,峰果睡着了,会感冒的,Akira冲两人做了个手势,就起身把她抱走了。

沙滩上只剩下明日海和柚香光两个人。

“ね,さゆみさん……”柚香光先忍不住开口了。“我好喜欢这里啊。”她保持着注视银河的姿势,睁大了眼睛,仿佛要把那些发光的东西都刻进眼睛里。
明日海嗯了一声,她美丽的眼眸湿漉漉的,是星星太刺眼的缘故吧。
“さゆみさん……”这个突然沉默下来的少年,很认真的问道,“你喜欢星星吗?”她转过脸来,坚持地凝视着明日海的面容,海风是冰冷的,她的目光是滚烫的。

“星星啊……我喜欢。”明日海避开她的目光,依旧注视着头顶的银河。她能够察觉到少年炙热的眼神,盘踞在她的身体上,她的每一寸皮肤都被看穿了,她如同一个赤裸的人,赤条条地袒露着自己的爱恨。
柚香光的手指覆盖住了明日海的手,像飞机降落的时候那样,紧紧的,将她的手握住了。
“真想把这里所有的星星都摘下来送给你啊。”柚香光喃喃道,手指的力量没有放松,“给你!”她的空着的另一只手伸了出来,送到了明日海的眼前。
“什么东西?”明日海望着柚香光握紧的拳头,那拳头慢慢松开了,一根银色的链子,穿梭着一颗明亮的星星从她的手里垂落下来。


是星星啊。
星星形状的挂坠。

小小的星星,被银河的光所浸泡了,好像带着宫古岛的潮骚,热热闹闹地唱起歌来。
柚香光把星星放在了明日海的胸口上,她抬起的身子,挡住了月光和天空,她的头发丝都被星芒照亮了。


世界开始倒置了,被遮挡的荫蔽的爱意,贝壳,游鱼,遥远天幕上袋状的银河,她伸出手来,把星星摘下来放在了她胸口出,从此代替了她左手脉搏处的那一串迷信的圆圈。
白昼终于被一点一点蚕食掉。
透明星星的光芒,透明的情绪,一瞬间都被撕扯开来,一股海浪,沸沸扬扬地将所有的秘密都抖露了。

“さゆみさん,” 那一颗星星还在胸口温热着,从一个人的心头剖出的真挚的热度,如今在另一个人心头怦怦跳动。
“我像喜欢星星一样喜欢你啊。”












评论(5)

热度(11)

  1. 别府冬之岁隐千重子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初读就彻底击中了我……看后几天念想又实在强烈,觉得还是要屯粮私藏qwq看了一遍又一遍,太喜欢了!这就...
  2. 水野shiomi岁隐千重子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千重的宮古島晝篇!!!Rei醬又帥又可愛、兩人又甜又曖昧,喜歡得不行23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