别府冬之

仅仅是注视着心爱之物。

【音乐剧伊丽莎白】有五次伊丽莎白恨死神,还有一次她没有

阿泪_酷到没朋友:

【音乐剧伊丽莎白】有五次伊丽莎白恨死神,还有一次她没有




原作者:Carmarthen




Summary:

在他的面孔上,没有一丝属于人类的怜悯。

如果有的话,她或许会少恨他一些。

Elisabeth曾有一瞬同情过死神,但在她真正到达死亡之前,路途还遥遥无期。




备注:部分灵感来源于我和drcalvin 一次关于死神,这个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神话生物的人物的交流。然后这个匈牙利式的作品在我脑中逐渐成形,这是我最熟悉的死神,但我不确定他属于哪个特定的版本。




I.

  她在醒来时头痛欲裂,但她现在前所未有的充满活力,那么生动地感受到了身体每一部分的存在。她记得有一个充满黑暗气息的陌生人,他的声音夺走了她的意志,他的动作让她不由自主地跟着挪动。她甚至记得在那无形的连接消失之时,有那么可怕的一瞬间她想随他的召唤而去,于是她因此而憎恨他。

  她所拥有的自由必须是,也总有一天会是,纯粹的自由。




II.

  她记得她在婚礼上与人翩翩起舞——那真正的最后一舞——仅仅出现在她的噩梦里。那个白天给她的留下的只有疲惫不堪的回忆:她身上的礼袍是多么的沉重,她的脚有多疼,对着正确的人说着正确的废话是如何的无聊。她当然跟Franz跳过舞,当然。毕竟,他是她的丈夫。

  但在那些永无止境的梦境之中,那间烛光微弱的舞厅里满是复活的雕塑,在黑暗中不怀好意的影子和几乎是在使用暴力将她拉向他的舞伴,那不是一支你情我愿的舞所应包含的部分。

  这无关乎她点了多少的蜡烛,也无关乎她的睡眠有多差,她就是始终都无法逃离笼罩在那一晚的那一道,阴影。




III.

  Sophie躺在她的臂弯中,仿佛已经逝去了,那模样比她的小妹妹还要更脆弱。她在前一个小时里一直睡得不安稳,小小的胸膛随着呼吸一起一伏,但是Elisabeth几乎一刻也不敢把目光从她身上挪开。

  当他出现房间里的时候,空气都会变得与众不同。这种感觉不是简简单单的温度变化抑或是死寂,而是本质上的变化,就好像空气被通了电。她后颈上的寒毛竖了起来,Sophie因突然被带离母亲的怀抱而不满地嘟囔着。

  “不!”她啜泣着,“你不能带走她。”

  但他确实有这个资格,他也是这么做的,因为最后的最后,所有人都会投入死亡的怀抱。在他的面孔上,没有一丝属于人类的怜悯。

  如果有的话,她或许会少恨他一些。




IV.

  当生活苦不堪言时,他往往就会现出形来。虽然她知道他无处不在,远离光,身影倒映在哪面她看不见的镜子里,从背后悄悄地注视着她等候着。她真是太蠢了,竟然没有早一点发现这件事。被脆弱和痛苦所吸引是他的天性,特别是当一个人的精神无法再承受生命的重担之时。

  她病了的时候,她的婆婆向她公开宣战的时候,她的丈夫背叛她的时候,他就来了。他的触碰冰冷却温柔,握着她的手腕,触上她的额头,那些可怕的呢喃如同一场勾引。

  但她还没准备好迎接死亡,她可能永远都无法准备好。她可以把丈夫的背叛转化为一个句点,为令人窒息的宫廷生活画下休止符。

  也是因为如此,她明白了一件事:就像每一个孩子们的童话故事里出来的生灵,只要她不想死,他根本无计可施。

  不,她对他说,不,然后是第三次,不。




V.

  从前是他想要她,她因此而厌恶他。

  如今是她想要他,她还是因此怨恨他。

  从头到尾,这些区别一直就无关紧要。




VI.

  他觉得他终究还是赢了,而她始终觉得自己应该讨厌他。此时此刻她终于累了,那个人自始至终都没能理解过她的抗拒与不情愿。理解,并不属于他天生就应该有的能力。

  她会让他享受这片刻的欢迎舞曲,品尝他渴望已久却从未能真正体验过的人性,然后走向那段向无限黑暗中延伸的台阶,离开他的王国,自由地翱翔。

  至少他的吻和可怜的Franz不尽相同。




THE END



评论

热度(33)

  1. 别府冬之阿泪_酷到没朋友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