别府冬之

仅仅是注视着心爱之物。

【文豪野犬/芥樋】Fairytale.

戳进来先看歌词没想到真的是本命曲fairytale……心肝疼(

Seiya:

*芥川龍之介×樋口一葉


*兩人曾交往過,已分手


#


他們分離那日城市籠罩在晦澀的晨霧之中,彷彿一不小心便會在灰濛濛的某處絆了腳,在黯淡海洋中載浮載沉,令人想起解不開魔法的童話故事。
今日也是相仿的天氣。


樋口一葉推開再熟悉不過的木門,如同以往那樣朝著迎上前的服務生微笑,在對方詢問時探頭往店內張望。
動作僅僅只是出自習慣,然而目光卻過於直率的對上店內的墨色背影——多年來揮之不去、早已深植於骨髓的反射動作——不知從何時開始她發現自己總會被漆黑身影引住目光,即便對方並不是她所眷戀的那個人。
她不知道這是好還是壞。
若這是個擁有美好結局的童話故事,那麼無論為時再長的留戀都能被解釋為情深似海;若是樁淒美悲劇,那麼情感便會化為捆住腳踝無法行進的鐵鍊,再多的情深意重都顯得徒勞無功。
遺憾的是,她分辨不出是前者還是後者。


「小姐?」
樋口發現自己停在原地失神了片刻,眼前與回憶中如出一轍的身影依舊一如往昔正襟危坐。
不,不用帶位了。她朝著服務生說,指尖不由自主的輕輕顫抖。
相信一切純粹出自巧合似乎有些牽強。
若是有所謂神明或者命運的存在,肯定或多或少都許諾了這段時間。
她彷彿成了電影中的女主角,踩著心跳聲與百感交集踏出鞋尖,迎向與過去最燦爛的那抹憧憬時隔多年的重逢。


「好久不見,芥川前輩。」


#


芥川前輩。
會這麼叫他的人也只有她了。
「一葉。」


#


午後並不總是充滿溫暖陽光的,更多時候是為厚重烏雲籠罩的抑鬱天氣,朝著城市中的事物披上層惆悵的灰紗。
金黃色的時間宛若捧在手中的細沙般不斷流逝,想牢牢抓住卻依舊從無可避免的指縫竄出,一如他們曾試圖緊緊纏住,卻又不知在何處斷了紅線的兩人關係。


「好像長高了?」
「是高跟鞋的緣故吧。」


分離的時刻逐步逼近——她垂下眼簾用勺子舀起為數不多的紅豆沙——想說的話也才說了一半左右。


「要結婚了嗎?」他問,如記憶中淡漠地語調清冷遮掩住不清不楚的情緒「戒指、是誰送的?」
女子輕輕「啊」了聲,彷彿是第一次見到般抬起手望著輕扣於白皙指節上的那個環。
不,是自己買的。她微笑著答道,隨後移開雙眼彷彿突然對眼前所剩無幾的紅豆沙興味盎然起來。
「你看,這不是戴在右手上嘛......」宛若自言自語般說著,沒有對上他的視線。
隱藏謊言的小動作果然還是一樣。


她察覺他低下頭,瞥了眼手錶。
「趕時間?」
總不能太晚回去,他說,又確認了一次時間。
前輩該不會有同居對象吧?她開玩笑似的問道。
「嗯。」
樋口一怔,氣氛在瞬間攪和苦澀凝結。「這、這家店的紅豆沙果然還是很好吃呢!」過快的語速慌張轉移話題,「難怪前輩一直很喜歡。」


時間的魔力早已改變,度過一片空白的日子也無法回到當時了。


「是貓哦,貓。」芥川放下手中的勺子,在容器中敲擊出微弱的清脆聲響。樋口過了數秒才發覺對方是在回答她先前的話題。「總是板著臉,眉頭也總是皺著之類的——常常被這麼嫌棄,像隻小貓似的。」


啊啊。
這些、我都很喜歡的。
她怔愣望著他片刻,隨後垂下眼。低語似是染上了些許專屬於他的淡漠,然而依舊流露毫不掩飾的情感。
是嗎。他微微勾起唇角,似是含著以往專屬於她的淡淡寵溺,不動聲色的眷戀。
也僅此而已。


要結婚了吧?他臨走之前轉向她,一塵不染的黑色衣角隨著動作在空中搖曳出弧度。
戒指,要好好戴在左手上啊。
「恭喜。」
「嗯。」她低下頭,夾雜著不清不楚的情緒


若是將戒指沉入海底,會不會比較好呢?
「下次見面時會好好戴在手上的。」


這樣,就還留存著見面的理由吧。
她望著他的背影,又看了看自己空無一物的右手指節。


#


這篇是給自己的生賀w不知為何總覺得有乙女向的影子x一直很想讓乙女向的女主被NTR(←雷)


靈感來自於同名的歌曲,劇情要解釋的話應該會說上一大篇,總之就是分手後很長一段時間再度相遇的兩人。熟知對方的種種習慣、或許也還是喜歡著對方卻誰也沒提,真心想說的話誰都沒說出口——或許往後再也不會相見也說不定。
這是只屬於他們兩人的午後,就像童話故事裡灰姑娘僅限一夜、午夜十二點之前的魔法。


在寫文的時候一直很猶豫究竟要HE呢還是乾脆寫個BE?最後覺得兩人就這樣也沒什麼不好,樋口小姐對於芥川的留戀使她做出了這個選擇。至於芥川的話,我想,肯定會回應這份感情的。


不太擅長也是為了劇情第一次嘗試充滿對話式的寫作方式,似乎顯得流水帳。゚(゚´Д`゚)゚。寫這篇文時充分體會到了自己文筆的不足。
十八歲的自己也會加油的。

评论(2)

热度(18)

  1. 别府冬之Seiya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戳进来先看歌词没想到真的是本命曲fairytale……心肝疼(